您的位置:里昂为什么叫李三光 > 歷史軍事 > 亂清 > 第三卷 東南風雨 第一四二三章 毀三觀

法国里昂大学世界排名:第三卷 東南風雨 第一四二三章 毀三觀

里昂为什么叫李三光 www.lpibbv.com.cn 作品:亂清 作者:青玉獅子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慈安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有些話,當著皇帝的面兒,不大好說……你呢,也別嫌我啰嗦,就當我杞人憂天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,”關卓凡微微欠身,“太后有什么吩咐,盡請明言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覺得,”慈安說道,“皇帝的飾、衣裳,都改得……嗯,挺好看的!你擺的道理呢,也是……呃,挺有道理的!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躊躇了一下,還是說了出來:“就怕有人還是轉不過彎兒來,在下頭嘀咕,說什么……‘變易祖制’!皇帝畢竟剛剛即位,被人在背后指指點點,這個,會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頓了頓,“呃,我想,飾、衣裳這些事情,畢竟不比電報、鐵路,沒有那么緊要,是不是一定要……這么急著改動呢?”

    唉,有時候,有些人的眼里,飾、衣裳,比電報、鐵路還要緊要呢。

    不過,某種意義上,這也是事實。

    衣冠關系理念,衣冠變易,就是理念變易,衣冠改不過來,理念也就改不過來。電報、鐵路神馬的,就算有了,但如果腦筋不換,依舊用舊腦筋玩兒新把戲,新把戲的功效,也是要大打折扣的。

    對“衣冠關系理念”的道理,慈安是有著朦朦朧朧的認識的,不然,也不會對皇帝的衣冠的變化,表示憂慮,“沒有那么緊要”,其實是個委婉的說法,個中含義,得倒轉轉過來聽。

    當然,“用舊腦筋玩兒新把戲,新把戲的功效,也是要大打折扣”的道理,她還不懂。

    “太后請放心,”關卓凡微微一笑,“要說‘變易祖制’,‘旗頭’、‘花盆底’,才是‘變易祖制’;直上直下、下及腳背的旗裝,才是‘變易祖制’呢!”

    ???

    “???”慈安愕然,“這……怎么會呢?”

    “回太后,”關卓凡說道,“容臣一一道來。先說‘旗頭’入關之前,哪里有這樣東西?彼時旗人女子的飾,無非兩種,一種梳髻未婚的雙髻,出了閣的單髻;一種扎辮,未婚的垂辮,出了閣的盤辮?!?br />
    頓了頓,“莫說入關之前沒有‘大拉翅’一類的‘旗頭’,就是入關之后,至少,嘉慶朝之前,都是沒有這樣東西的!”

    慈安檀口微張,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。

    關卓凡這番話,太毀三觀了

    什么?嘉慶朝以前,都是沒有“旗頭”這樣東西的?!

    慈安姐姐一直以為,自己梳的“旗頭”,是……“自古以來”的??!

    清宮劇不都是這么演的嗎?咋回事兒涅?

    咋回事兒?瞎掰唄。

    當然,咱們慈安姐姐沒有看過神馬清宮劇。

    “‘旗頭’到底起于何時,”關卓凡說道,“已不可考,不過,歷代皇后,都有繪制御容,其中盡有只著吉服、未戴鳳冠的,請太后仔細回想一下她們的飾,就什么都明白了?!?br />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其中,”關卓凡說道,“還有著常服甚至便服的那就更加明白了,譬如,孝莊文皇后?!?br />
    孝莊文皇后……

    對,慈安想起來了,孝莊文皇后有一副便服的畫像,就是“盤辮”的把長辮子盤到頭上。

    “哎喲,哎喲,哎喲!”

    慈安一連“哎喲”了三聲,同時,不由自主,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“旗頭”,用十足驚嘆的語氣說道:

    “真正是沒有想到!這個‘旗頭’,非但不是祖宗的‘衣冠’,而且,還沒有多少年頭!真正是沒有想到!真正是沒有想到!”

    頓了一頓,用疑惑的語氣說道:“那,怎么就弄出來這么個‘旗頭’了呢?”

    “回太后,”關卓凡一笑,“無非是‘大拉翅’的地兒足夠大,可以往上頭掛飾掛多少都成?!?br />
    慈安想了一想,又摸了摸自己的“旗頭”,也笑了,“你這個話,損了點兒,不過……仔細想想,還真是這么回事兒!”

    頓了一頓,“對了,我想起來了,咸豐二年的時候,文宗皇帝給了我一道諭旨,大致意思是,宮廷之內,樸素為先,現在,皇后以下,后宮妃嬪的服飾,未免過于華麗,殊不合滿洲規矩,所以,嗯,‘是用定制遵行以垂永久’?!?br />
    “‘定制’的非常細致,譬如,簪釵不準全用點翠;梳頭時,不準戴流蘇、蝴蝶、頭繩、紅穗;戴帽時,不準戴流蘇、蝴蝶,亦不準綴大塊帽花帽花上,還不可有流蘇、活鑲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,耳挖上,不準穿各樣花、長壽字樣;耳墜只準用鉤,不準用花、流蘇;小耳鉗,不準點翠,亦不準雕花,等等?!?br />
    “文宗皇帝儉德可敬,”關卓凡贊道,“太后的記心,也好極了!”

    其實,文宗的天性,是熱愛奢華享受的,本沒有資格接受“儉德可敬”一類的恭維,不過,剛剛即位的年輕皇帝,總是有一番勵精圖治的振奮氣象的,這個馬屁,就捏著鼻子,馬馬虎虎的拍一拍吧。

    慈安笑道:“那個時候,我剛剛封了皇后,因此,對這道上諭的印象,特別深刻?;褂?,講的都是女人家的事兒,好記!”

    頓了頓,“咸豐四年的時候,文宗皇帝又降了一道諭旨,說,咸豐二年的那道諭旨,嗯,‘尚有未備之處’,得講的再明白些我想想,嗯,‘尋常所戴棉秋領,不準有花邊、絳邊、青緞邊’;還有……‘梳頭時,只準戴兩支花’,等等?!?br />
    關卓凡暗暗稱奇,都說慈安不聰明,可是,這兩道諭旨的內容,她卻記得這么清楚?

    可見,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,人們對于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事務,總是相對擅長的就如慈安自己說的,“女人家的事兒”嘛。

    咸豐二年,她不過十六歲,咸豐四年,不過十八歲,再怎么“儉德可敬”,十幾歲的女孩子,對衣飾也是有著天然的興趣和愛好的。

    “金陵是咸豐三年淪于長毛的,”關卓凡說道,“咸豐二年、咸豐四年文宗皇帝頒降上述兩道諭旨的時候,匪勢方張,局面最為艱難,朝廷的軍用,最為匱乏,因此”

    說到這兒,關卓凡打住了。

    慈安的神情變得嚴肅了,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文宗頒降這兩道諭旨,并不僅僅為了整肅宮闈,更重要的是……以身作則,克勤克儉,將錢糧省了出來,花到前線的將士身上!”

    “太后圣明!”

    “嗯,如今的局面,”慈安說道,“雖然不比咸豐二年、咸豐四年好了十倍不止!不過,正經花錢的地方,也很多一個是要辦洋務、修鐵路,一個是要準備對法的戰事,該省的,也是要省的!”

    頓了頓,“我想,皇帝改換飾,是不是也有……呃,你說過的,‘為天下人垂形范’的用意在?沒了旗頭,那么些個飾,就沒有地方‘掛’了!這,倒是條‘釜底抽薪’之計呢!

    關卓凡站起身來,微微躬身,“太后圣明!”

    這句“太后圣明”,自肺腑,真心實意。

    “既不變易祖制,又有偌大的好處”

    頓了頓,慈安的眼睛亮晶晶的,“我看,皇帝的這個飾,可以換,也該換!”

    “太后圣明!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”慈安再次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“旗頭”,“這個‘旗頭’,莫說皇帝了,就是皇太后,也該換!”

    ???

    這……可是沒有想到的哎!

    慈安姐姐,不得了呀!

    “太后……圣明!”

    不過,話一出口,慈安就后悔了,倒不是為她自個兒,而是想到了還有兩位皇太后呢!未親口問過她們兩個的意思,自己不能代她們兩個說話呀!

    她尷尬的笑了笑,“呃,方才這句話,說的可能……呃,有些急了,皇太后換不換‘旗頭’,這個,還是得先跟‘西邊兒的’、還有皇帝額娘兩個商量過了,呃……再說?”

    說著,下意識的,輕輕的扶了扶自己的鬢角。

    這已經是慈安第四次做這個動作了。

    *(未完待續。)8( 亂清 //www.lpibbv.com.cn/3/3924/ yy小說網手機版m.www.lpibbv.com.cn )
推薦閱讀: 極品美腿軍團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絕世逍??襠?/a> 風流楊過傳 超級官迷 女監獄男管教 曖昧合租:野獸瘋狂 富姐的近身保鏢 里昂为什么叫李三光 情陷礦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