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里昂为什么叫李三光 > 歷史軍事 > 極品駙馬 > 第一卷 宿世姻緣 第1075章龍 龍抬頭

暖暖里昂灯光节:第一卷 宿世姻緣 第1075章龍 龍抬頭

里昂为什么叫李三光 www.lpibbv.com.cn 作品:極品駙馬 作者:蕭玄武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二月二,龍抬頭。

    在上古周王朝這是重要的春耕節,周武王曾在每年的二月初二親自下田耕作,并號召百官效仿,以示重視農耕。

    皇娘送飯御駕親耕,便由此而來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周女皇自認是上古大周王朝的后裔,她也傳承了這一習俗。二月初二這一天,武則天帶著文武百官來到了洛陽郊外的田野之中,并親自拿著鋤頭下地揮了兩下。

    這讓文武百官感慨萬分。

    雖然“御駕親耕”的女皇僅僅只是做了做樣子,也沒有哪個“皇娘”會來給她送飯,但久不見君顏的文武百官終于見到了一個“活生生”的皇帝。如此說來,朝廷就還有主心骨,天下也就不會真的亂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皇帝帶著大批的高官重臣去了郊野,皇宮里倒顯得有點冷清了。一向禁衛森嚴罕有生人光臨的刑部天牢,更是靜得可以。

    今年的神都洛陽,春寒料峭,仿佛比冬天還要更冷。

    兩名獄卒在牢門前升起了一大堆火,卻不像是要用它來取暖。他們將一根又一根燃盡了黑煙的火炭從火堆里夾出來,放進另一些鐵盆里,然后往牢房里搬去。

    能關進刑部大牢里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,說不定哪天就咸魚翻身又成了貴人。所以這里的獄卒一向很會做人,大冷天的燒盆炭火給關在牢里的犯人大爺取一取暖,并非什么稀奇之事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這火盆取了一盆又一盆,就像是沒個盡頭了。而且這所有的火盆,全都送進了同一間牢房里。

    牢房里除了關著一個犯人,還坐著一個衣飾無比會貴,容貌羨煞女子的,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“郭安,人送渾號漁夫,號稱是薛紹的一雙眼睛?!蹦昵崮兇涌醋毆匱涸誒畏坷锏姆溉?,笑得冷峻且滿懷憎恨,他道,“我說得對不對?”

    郭安看了看眼前這個渾身散發出濃烈脂粉香味,可以用“妖嬈”來形容的年輕男子,“呵”的輕輕一冷笑,片言不發。

    一盆又一盆的炭火還在不停的搬進來,這間不斷有北風灌入的牢房里,都已變得十分溫暖。

    “我不屑與我言語,便是蔑視于我?!蹦昵崮兇擁ナ旨舯初餛鵒瞬階?,不急不忙的道,“倒也不奇怪,因為我也十分的輕賤于你。你最多也就只是一條忠誠于薛紹的狗,除此之外,你一無是處?!?br />
    郭安第二次“呵”了一聲,仍不言語。

    年輕男子略顯慍惱的咬牙皺眉,沉吟了片刻,他一揮手。

    幾名獄卒將一個大鐵籠子抬進了牢房。

    籠子顯然是新做好的,很大很結實也很沉重,他們抬的十分費力。

    “郭安,似你這般粗魯的莽夫,一定沒有吃過鵝鴨炙這等的美食?!蹦昵崮兇有鱉┝斯慘謊?,繼續道,“記得三年前的今日,便是二月二龍抬頭。我和我的幾位兄弟聚于一堂,約好各獻一道美食然后一同品鑒,看誰能夠勝出。我便自創了這一道鵝鴨炙的美食。你想知道,它是如何烹制的嗎?”

    郭安根本就懶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年輕男子也不在意了,便自言自語道:“我先將鐵籠放置于燒旺的炭火之上,然后將鵝鴨投入鐵籠之中,籠中再放置調配好的醬醋五味汁。鵝鴨受熱十分干渴,便會飲用醬醋五味汁來解渴。等到它們羽毛落盡肉身烤熟,醬醋五味汁的味道已經遍盡其身。運用此法烹制的鵝鴨炙,堪稱天下第一美味?!?br />
    郭安看了一眼那個剛剛被搬進來的大鐵籠子,正在被幾名獄卒抬架到火盆上去。

    他第三次“呵”的冷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今天,又是二月二龍抬頭?!蹦昵崮兇尤栽謐匝宰雜?,聲音當中仿佛還有了一絲悲意,“每年的今天,我們兄弟幾人都會聚于一堂品鑒美食。今天,卻不能。你可知道,卻是為何?”

    郭安淡淡道:“該是鵝鴨炙吃了太多,遭了報應?!?br />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年輕男子瞬然氣煞,大喝一聲,“將他架出來,投入籠中!”

    “不必麻煩,我自己走進去便是?!憊蔡┤徽酒鵠瓷砝?,指了指牢門,“打開牢門?!?br />
    幾名獄卒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竟無人上前。

    “冤有頭債有主,不怨你們?!憊踩允塹?,“開門?!?br />
    終于有一人上前打開了牢門。

    郭安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幾名獄卒不約而同的后退了幾步。年輕男子也有點緊張,悄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一名獄卒小心翼翼的道:“郭將軍,我們都知道你身手非凡。如果不是你自來投獄,沒人能捉得住你。就算是戴著鐐銬,如果你真的想逃,這天底下沒有哪個地方能關得住你……”

    郭安環視了他們一眼,呵呵一笑,走進了鐵籠子里。

    獄卒們頓時目瞪口呆,因為他們已經聽到了皮肉被灼燒發出的嗞嗞聲,并聞到了一股焦臭味。

    但是郭安就像個沒事人一樣,只是靜靜的站在鐵籠子里。

    年輕男子也有點驚愕,他大叫道:“加炭,加炭??!”

    一盆又一盆燒得通紅的火炭,被扔進了鐵籠子腳下的大盆當中。

    郭安身上的囚衣已被點燃了,但他仍是靜靜的站著,牙關緊咬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年輕男子用一塊繡帕捂住了嘴鼻,不清不楚的吼道:“今天我就把你給灸了。用你一條狗命,用他一雙眼睛,祭我兄弟的在天之靈!”

    郭安的頭發都已經被點燃了,但他仍是一動未動。

    幾名獄卒都已經有點看不下去,悄悄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?!憊餐蝗壞?。

    幾名獄卒嚇得驚叫,倉皇回身跪在了鐵籠前,“郭安將軍,你是天神,你是真天神??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天神,我就快死了?!憊卜蚜Φ?,一字一頓的道,“幫個忙,替我傳個話給薛太尉。就說,郭安到死也沒有向任何人求過一聲饒。他當年在三刀旅給我們提出的要求,我終于,做到了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躁動不安早已多時的右衛洛水大軍,終于嘩變!

    自黨金毗與郭大封被下獄之后,朝廷從御林軍訓當中抽出兩名將領,前去暫領右衛軍事。這日清晨,怒不可遏的右衛將士沖進帥營之中,用麻繩將那兩名御林軍將領給綁了個結結實實扔上了一條軍船,讓他們漫無目的飄在了洛水之上。

    然后,駐洛水軍營的右衛大軍三萬余人,一同嘩變!

    由于并非戰時,這三萬大軍僅僅配備了訓作需要的少批戰馬和漆槍、橫刀這些輕型武器。

    但他們是右衛的軍人,這些武器對他們來說,已經太夠用了。

    搭載著那兩名將領的軍船還剛剛飄到江面上不久,右衛的人就已經沖到了洛陽城的定鼎門前。

    路上的百姓嚇壞了,倉皇逃遁。

    守城的軍士傻了眼,只能第一時間關起了大門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們都是右衛的兄弟?”守城將大聲叫道,“你們這是要作甚?”

    “速開城門!”

    “否則殺將進去??!”

    “雞犬不留?。?!”

    守城將差點一頭從城頭栽倒下來,連滾帶爬就往后跑。一邊跑,他一邊喊道:“右衛瘋了,右衛的人全瘋了!”

    守城將一跑,城頭的軍士嗚嚷一陣大叫,全都跑了。

    “右衛!那可是右衛的洛水大軍!”

    “誰他娘的要跟右衛打?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一群,連虎狼都要剝皮抽筋烤肉吃的混蛋?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宮里,炸了鍋。

    一半的文武官員和守城將幾乎是同一造型的,連滾帶爬的闖進了萬象神宮的丹墀之中。

    武則天倒是在龍椅之上,端坐如常,威儀不減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右衛嘩變,已攻殺到定鼎門前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?!蔽湓蛺烀娉寥縊?,“郭元振何在?”

    班列中的郭元振死死一皺眉,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出來,“陛下,臣在?!?br />
    “夏官尚書薛紹不在,你這位侍郎領袖夏官?!蔽湓蛺斕?,“如今右衛出了事,你有何計較?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郭元振早已做好了思想準備,慢慢摘掉了自己的官帽將它放到了地上,說道:“臣對此,無話可說,也無能為力。臣只能引咎辭官,并甘愿受罰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武則天咬牙,沉默。

    這時狄仁杰站了出來,說道:“陛下,當務之急并非是追責,而是解決眼前之亂?!?br />
    “朕知道?!蔽湓蛺斕?,“朕就是想讓郭元振前去安撫右衛。但你看他現在這副子,朕還能派他前去嗎?”

    “???原來不是要治罪?”郭元振一個激靈又將帽子從地上撿了起來,戴好,急道,“陛下,事不宜遲,萬一真讓右衛的軍士沖殺了進來,那可就一切失控了!”

    滿朝的人都發出了嘻笑聲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笑得出來?!”武則天怒不可遏的拍案而起,“郭元振,朕命你前去招撫右衛大軍,止住嘩變。朕不妨把丑話說在前頭,他們如果愿意回頭,朕可以既往不咎。如若不然,朕翻手之間也能讓他們全都灰飛煙滅!”

    “是是,臣知道?!憊窳?,“那些混小子就是不懂事,陛下別生氣。臣馬上把他們全都罵回去!”

    說罷,郭元振扯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武則天氣得長嘆了一聲,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狄仁杰暗暗抹了一把冷汗,心說眼前之事可大可小。右衛這些人其實鬧得并不太兇,否則以他們的能耐,現在整個洛陽城肯定早就血流成河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們還有所保留,那就一定會有條件提出……

    武則天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。于是,她和滿朝文武一同坐在這宮殿里,等。

    等郭元振的消息。

    快到了傍晚,郭元振總算是回來了。

    一回來,他又將帽子解了下來,放到了地上,“陛下,臣無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現在,不治你罪?!蔽湓蛺旒負踉纈性ち?,淡然道,“朕只想知道,他們都說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不敢說?!?br />
    “朕可以從別人那里聽到?!蔽湓蛺斕?,“然后回來,治你個欺君之罪?!?br />
    “別,別……臣說!”郭元振嘆息了一聲,“他們,只是想要一顆人頭?!?br />
    武則天的聲音猛的一沉,“是要朕的嗎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!”郭元振道,“是,張易之!”

    武則天再次拍案而起,“絕無可能!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( 極品駙馬 //www.lpibbv.com.cn/3/3854/ yy小說網手機版m.www.lpibbv.com.cn )
推薦閱讀: 極品美腿軍團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絕世逍??襠?/a> 風流楊過傳 超級官迷 女監獄男管教 曖昧合租:野獸瘋狂 富姐的近身保鏢 里昂为什么叫李三光 情陷礦山